简述孙传芳的戎马生涯,一代悍将是‘’怎样炼成的‘’?

  • 日期:08-06
  • 点击:(679)

sbf888胜博发游戏在线

  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三日,天津居士林佛堂,三声枪响后,一个曾经的大人物倒下了。

  他就是孙传芳。这位驰骋疆场,持枪杀人的大帅,最后又死在了枪口下。究其原因,还得从孙传芳与张作霖的一场战争说起。

  孙传芳崭露头角

汉子也收到手下。不过孙传芳对王占元始终有感恩之心,对吴佩孚自有芥蒂在怀。

  一九二四年直奉战争,冯玉祥“反水”,吴佩孚兵败南逃。冯玉祥把自已的军队改为“国民军”。直系元气大伤,这时候头角峥嵘的孙传芳才得以显现出来。“孙军”成了直系的一股主力军。

  t01790cb4a8d4f9f089.jpg

  孙传芳发起浙奉战争——第三次直奉战争

  一九二五年,奉军大举入关。孙传芳感觉正受到严重地威协。一九二五年十月,孙传芳在杭州召集直系各省代表举行秘密会议,决定讨奉。孙军兵分五路,除他自已兼第三路司令外,其他四路分别有陈仪,谢鸿勋,卢香亭,周风歧担任。进攻上海和苏州。另派孟昭月为杭州戒严司令,留守后方。奉系没有料到孙军发动战争如此迅速,其背后又有冯玉祥的冯军。顾虑着倘若受到前后夹击,就会陷于首尾不能相顾的险境。十四日,奉系的杨宇霆命令邢士廉旅由上海撤退。

  其实杨宇霆当时也没走出去,当时与杨宇霆素有旧怨的孙传芳的大将陈调元正在南京,早已布置妥当,意欲活捉杨宇霆。

  十八日深夜杨宇霆召开军事会议,他说“我随时就准备走“。陈调元说“督办话说的对,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你送行的。”杨笑着说“好的,我且洗个澡你们稍等一下”。不料这个澡洗了一个多钟头。陈让人到里面看一下,人早走了。陈冷笑着说“你再精灵也跑不出老子手心去”。马上电令截车。平常电务员译电报文是倒着译,因为重点内容在结尾,恰巧今天换了新手,他从头译到尾,内容译完了却见一辆压道车飞驰而过,杨宇霆跑了。

  t012853caa63cd1dc0a.jpg

  活捉并杀死了施从滨

  孙军自十月二十三占领蚌埠,停止未进。奉军的张宗昌,S然于二十六日调兵直攻海州,前面孙军白宝山部败退下来,奉军又南下攻清江浦,孙军马玉仁被困孤城。孙传芳军郑俊彦、陈调元两师增援,才挡住奉军的东线攻势。十月一日张宗昌又发起进攻,并用铁甲车载着白俄兵在前面冲锋,前线士兵见到人高马大的洋兵就害怕,败退下来。孙军的卢香亭,命拆毁铁路以阻止奉军前行。又有陈仪,谢鸿勋两师绕到其后夹击,白俄兵只得举手投降,张宗昌的前敌指挥官施从滨,在新桥站被活捉。所部鲁军第四十七旅也被包围解散。

  十一月三日,施从滨做了战俘,被谢鸿勋押着见孙传芳。孙传芳在蚌埠亲自审问施从滨,略问了几句,便下令斩首示众,有人对孙说,打内战不必要杀战俘,孙传芳不听,还要坚持斩首,并暴尸三日。当时人们都说孙传芳如此作为未免太残忍了。后来还是施从滨的三弟把其兄的尸体偷偷运回安微桐城埋葬。

  t01c49bbf2cc4a36f15.jpg

  施剑翘矢志复仇

  施从滨的女儿施剑翘,得知父亲残死以后,立志要报这杀父之仇,开始希望其堂兄施中诚能够承担下来,施中诚不敢答应。她又以身相许于同乡施靖公,施靖公又一再推托。无奈之下,自已放足(因为那时女人需要缠足的)并熟练枪法,伺机报仇。

  张作霖被炸死已后,孙传芳到了天津,皈依佛门,做了居士,每周三,周六到居士林听经诵经,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三日,正当听经日,孙传芳如期而至,他端坐佛堂认真听经之际,施剑翘慢慢移到他的身后,掏出已准备好的勃郎宁手枪,先对准后脑勺开了一枪,随后向其他部位又射了二枪。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孙大帅,就这样被枪杀了。

  结语

  有时看这段历史,大都对孙传芳贬多褒少,他固然是一个旧军阀,又处于那个混乱的年代,但是从一个中下级军官,作到“五省联帅”,不能不说他是一个“乱世枭雄”。他与冈村宁次是同学。但他选择不被冈村宁次所利用,并且宁愿选择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。

  t01d34b0f0290c5fab6.jpg

达到当天最大量